抖音台湾版

隔壁传来杯子放到桌上的响声,那人果然听话地喝了口茶。

下头旸谷河边,大象们表演完了节目,已经准备下河洗澡了,象奴骑在象背上,用根红木棍引导大象前进,还要敲鼓和锣,敲鼓是示意大象蹲下,敲锣则是让大象起来。

等将大象引到了河里,象奴们便会用七种不同的工具给大象洗澡,这个时候大象便一个个显得憨态可掬起来,还能用鼻子吸了水给自己冲澡,有时候还发个坏,喷得象奴摔倒在河里,引得岸上围观群众轰堂大笑。

洗象的盛况一直持续到了将近中午,象们洗罢了澡,舒舒爽爽地上得岸来,然后就要排着队回宫了,象奴们给这些象的背上驮上宝瓶,宝瓶乃铜质镀金,上面饰有珠宝,而且还有规定的尺寸,比如深一尺六寸五分,口径八寸六分,腹围五尺七寸六分,镂垂珠纹,底径一尺一寸三分,足径一尺七寸,镂朵云纹,盖径一尺三寸,冠火焰顶,座高一尺三寸。

用象来驮宝瓶,乃取“景象升平”之意,而后围观百姓们便又随着象队移动,亦步亦趋地将这些庞然大物目送回了皇城。

燕子恪带着燕七回到了见月阁,见一帮孩子仍意犹未尽地立在窗前看楼下大象的洗澡水,只燕大少爷陪着乔乐梓在旁边桌坐着闲聊,燕九少爷则一个人坐在另一桌慢吞吞地品着茶。

“爹!中午咱们就在这儿吃吗?”燕四少爷的神情明摆着想宰他爹一顿大餐吃。

“就在这儿吃。”他爹欣然认宰。

“点菜点菜!我想吃五珍脍!”燕四少爷道。

“先请乔大人点!”燕大少爷瞪他。

乔乐梓同武玥陆藕被燕家人邀着留下来一并用午饭,最后点了满满一桌子菜,多半是燕四少爷点的,宰起他爹来毫不手软,谁都知道春江花月楼的菜价格高得离谱,当然味道也是京都一绝,纵如此,非富豪显贵一般也不敢常常跑到这儿来烧钱花。

乔乐梓望着面前这一桌菜,不住在心里头咂吧嘴,瞧瞧,瞧瞧这菜,糖醋飞燕全鱼、兰草宫扇鱼卷、葱烧鲨鱼皮、红烧麒麟面、蝴蝶暇卷、鼓板龙蟹、麻辣蹄筋、乌龙吐珠、三鲜龙凤球、持炉珍珠鸡、香烹狍脊、山珍刺龙芽、五珍脍、喜鹊登梅、姜汁鱼片、五香仔鸽、糖醋荷藕、八宝兔丁、玉笋蕨菜……

清纯可爱天使美少女午后居家梦幻写真图片

——土豪我们做朋友!乔乐梓看了眼正笑呵呵地给他儿女们夹菜的燕子恪,一个疑问不由忽然生出:这货的俸禄也就是正常三品官的水平啊,他老娘和他老婆娘家倒是有钱,但是以这货的性子应该不是那种靠吃老娘老婆软饭过活的吧?那他这钱都从哪儿来的啊?皇上给他偷偷塞的红包?不能吧……皇上最近听说因着南方闹暑花了朝廷大笔救济银而烦躁呢,哪儿还有闲钱拿来哄臣子开心玩儿啊,这货莫不是有自己的小金库?

反正有没有都不是他老乔的钱,乔乐梓一甩大头决定不去琢磨蛇精病的家底了,不吃白不吃,这一顿一定要吃个赚!

一顿大餐吃完,街上的百姓也就散得差不多了,燕家孩子们谁也不愿陪着两个大叔喝茶消食闲聊天,一个个地抹脚就溜了个没影,五六七也正要告辞去逛庙会,却被燕子恪叫住:“小七稍候。”

燕七就重新坐了下来,武玥陆藕对视了一眼,也跟着坐等,十二岁女人的第六感告诉她们,燕家大伯一开口,一定会有什么奇怪的事要发生。

燕九少爷闷声不响地亦留坐在角落里。

燕子恪同乔乐梓喝了阵子茶,喝到武玥都有点坐不住几乎想要过来扒开他嘴往外掏话了,这才见他放下茶盅子,看了眼燕七,平平淡淡地道了一声:“过两日去千岛湖御岛伴驾,你同我一起去。”

未待众人反应过来,燕子恪又看了眼燕九少爷:“你也去。”

“呀……”武玥惊讶又羡慕地望着燕七,去皇上的御岛上度假避暑,这是多大的荣耀啊!虽然前去伴驾的官员每年都可以带些家眷同去,可出于皇威不可冒犯的原因,并不是所有的家眷都能去得的,只有那些到了成熟年纪、性格稳重、行事稳妥、精通礼仪、圆滑世故的家眷才有可能被当官的家长慎重考虑挑选着带上岛去,否则在那岛上的不是皇亲就是高官,万一不小心得罪了人亦或惹了祸,那可就是吃不了兜着走了!

尽管去御岛伴驾言行举止都必须时时在意如履薄冰,可这些官眷们还是想尽办法地想要跟着家长一并去,除了能沾沾皇气获得无限荣光之外,最重要的是可以趁机展开交际扩大人脉,尤其是那些想要攀高枝儿的低阶官员的家眷,如果能抓住这个机会搞定一门姻缘,那可就是一本万利富贵亨通了。

武玥羡慕燕七,纯粹是因为好奇御岛上的好玩之处,可惜这一回武家实在轮不到她去。

陆藕也去不了,她父亲已经定了让陆莲去,因为“莲娘到了该相看人家的年纪”,自然要让她优先,这件事陆藕没敢跟燕七和武玥说,她怕再把武玥给气着。

乔乐梓也很惊讶,他看得出燕子恪很宠这个小胖子,但是没想到竟然能宠到这个地步,小胖子才几岁啊,十二岁,历数往年的御岛伴驾,恐怕还真没哪家敢带着个十二岁的孩子上去,更莫说那边还坐着个比她更小的,不过那孩子倒是可以放心,行事说话都小大人儿似的,平时行动比别人慢半拍,没等他来得及惹祸呢,祸已经嗖地一下从身边儿过去了。

再说了,燕子恪自个儿的儿女们都还没全去过一遭儿呢吧?论齿序来也轮不到这俩啊。

并不知晓众人各自心思的燕七和燕九少爷已经应了他们大伯的话,见这位起身,道了声:“走吧”,就迈步往门口去了。

就这个?武玥和乔乐梓一记对视。让人等了半天就为了说这一句啊?是不是蛇精病?!

从见月阁出来,春江花月楼的侍者上来问候,当然也是在提醒你别忘了买单,结果众人就见燕子恪随手向着隔壁照人居一指:“里面的付账。”就下楼去了。

隔壁的冤大头是谁啊?不会是根本不认识的人吧?就这样讹到人家头上真的好吗?

大家生怕隔壁的发觉被坑后追上来,一个比一个走得急,转眼就到了一楼,却见燕子恪不往正门去,反而带着大家去了后门——果然是讹了个不认识的人怕被追上来吧?!

春江花月楼的后门是条长巷,日常没有什么行人,两侧是高高的院墙,院墙里探出大株大株的紫薇花树来。

众人从后门出来,先看到了燕子恪的长随一枝,而后在一枝的身后,看到了一头胖墩墩的大象。

长生。

“送你玩儿。”燕子恪对他胖墩墩的小侄女道。

他小侄女说喜欢长生来着。

“……”

“…………”

“………………”

众人在经历了短暂的刺激与震惊之后,一下子混乱了。

——大象!大象!小七她大伯居然送给她一头大象玩儿!继上回送了一只鹰之后又送了一头大象!武玥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

——大象,大象!居然送一头象来哄小七开心,小七她大伯对她可真好,比我爹都……陆藕替燕七感到高兴,然而又难免有一些自伤。

——大象?!卧槽!大象!卧槽卧槽!乔乐梓从内而外地由衷感到卧槽了——燕大蛇精病是不是疯啦?!是不是疯啦?!送大象当玩具什么的先放一边——如果老子没看错的话,这象特么的是皇上的吧?!是刚才那五十头象中的一头吧?!卧槽——他怎么弄来的?!他刚把这象送小胖子了是不是?!什么情况?!皇上把这象赏他了?!他又不要脸地直接开口找皇上要了?!皇上又打赌输给他了?!卧就槽了,这究竟是什么情况啊?!

——大象……呵呵。燕九少爷半垂着眼皮儿翘了翘唇角:是怕她还没有打消想去北漠的念头么?从不动声色地狠手处理了管冰库的朱顺一干人,到雕了花式冰雕放到她的屋里,再到要带她去御岛伴驾,最后甚至讨了皇上的宝象送她玩儿……

就是亲爹也没他这么亲。

“皇上不要长生了吗?”燕七问。

“噗——”乔乐梓吓喷了:这话要让人听见一准儿要掉脑袋啊!

燕子恪伸出食指竖在唇边:“嘘。”

武玥陆藕吓了一人一头汗,燕九少爷闭了闭眼睛,他亲生的这位怕是一辈子也治不好这傻气了。

“要不要骑一骑它?”燕子恪带开话题,众人暗暗吁了口气。

“好啊。”罪魁祸首一无所觉地还点头呢。

“一枝。”燕子恪吩咐。

一枝向着燕七行礼,再一眨眼,燕七人就已经坐到了大象长生的背上去,再眨第二眼,她大伯也上去了,坐在她身后,怕她掉下去,握着她的肩,和一枝道了声:“走。”一枝就将手中笛哨放在嘴边吹了几声,与象奴驭象时所吹的一模一样,长生大耳朵一扇,立即训练有素地跑了起来,沿着这条无人长巷,一直跑进了遮天连翳的紫薇花荫里。

“……”留在原地的众人面面相觑。

——唾嘛的这就把我们甩在这儿啦?!

……

最终燕七还是请燕子恪将长生还给了皇上去,毕竟这么一个庞然大物养在府里,每日的消耗是一回事,关键是府里的地方再大也没法子让它跑得开,总不能天天把它关在象房里,而且它的朋友都在皇宫,它一个象在外头,太孤独了。

“下次送你其它的补上。”送礼物失败的燕家大伯似乎不甚甘心。

“我真的不去北漠了。”燕七安抚她大伯。

六月初七,燕七姐弟俩在家准备去御岛的一应用物,煮雨快要高兴疯了,能那么近距离地靠近皇上,这是多少人做梦都梦不到的事啊!一整天呼喝着燕七做面膜做指甲修眉毛修鼻毛清理牙缝香露蒸身削减用冰避免伤风不许吃肉以防口臭……

“求放过。”燕七道。

……

六月初八是个良辰吉日。

一大早就听说燕五姑娘呕吐上热胃疼脸肿脚抽筋手麻痹浑身打摆子满嘴呲白沫。

然并卵,这丝毫没能阻止她爹要带着二房姐弟俩去御岛上伴驾的行程。

伯侄三人共乘了两辆马车,迎着盛夏初晨的阳光向着东方出发了。

从东城墙的卯门出城,沿跃龙湖的西岸向北行,一路上遇到了不少官家的马车,都是要随驾前往御岛上避暑的,往来百姓都回避到了官道两旁,官位低的让着官位高的马车先行,而燕家的马车却是疾奔如飞,一路畅行无阻。

到了跃龙湖以北的千岛湖码头,这些官家纷纷由马车上下来,街道两边早已刀枪荷荷地站满了负责护卫的禁军,码头方圆千米以内,不允许有任何百姓逗留窥探。

在皇上的御驾未抵之前,所有的官员甭管大小,一律都得在马车下面立等,打眼儿这么一望,好家伙,国家政要全都齐集在此,这可都是国家的大脑国家的心脏们啊!这会子要是有一颗炸弹掉这儿……

肩上被谁拍了一扇子打断了燕七的思绪,扭头一看是崔暄,穿得正经儿八百地用狐狸眼儿瞄她:“骗我家小四了是不是?谁跟他说不能去御岛的?”

“计划赶不上变化,他身体好些了吗?”崔晞因着中暑,天贶节都没能出门。

“好着呢,能吃能吐的。”崔暄阴阳怪气,昨儿这位在崔晞床边儿不小心趴着睡着了,结果崔晞头一歪直接就吐了这位一脖领儿。

“用药了吗?”燕七问。

“还用你说?扎针用药全折腾上了,还是不见轻。”崔暄也是为自个儿亲弟那小弱身子骨发愁,崔晞才刚出生的时候险没活过来,当日正好有一个游方的老和尚上门化缘,给崔晞相了相面,说这孩子必须当女孩儿养到十二岁,否则活不过十六。

崔家人也是按着老和尚的指示去做的,然而崔晞这么些年来还是三不五时一场病,好几次险些就过去了,搞得他那儿只要一病,全家人都跟着提心吊胆。

“听说吕御医有治中暑的妙方,这回去御岛上正好向他讨一副。”崔暄道。

“什么驴这么神奇?”燕七纳罕。

“什么‘什么驴’?!是吕御医!吕——御——医!”崔暄让燕七看他的口型。

“驴怎么了?让你这么咬牙切齿的?”旁边崔暄老爹崔大人一脸奇怪地探过头来。

崔暄:“……”

作者有话要说:抖音台湾版

This entry was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